个人对第二本比第一本更喜欢些

瓦尔点评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:个人对第二本比第一本更喜欢些。说说读完第一本时漏掉的一些感想:记得前几天看到格丽克一则有关自我创作观念的访谈,文中说:“写诗并非诗人将自我随意投射到文字意象中去,而是

个人对第二本比第一本更喜欢些。
说说读完第一本时漏掉的一些感想:
记得前几天看到格丽克一则有关自我创作观念的访谈,文中说:“写诗并非诗人将自我随意投射到文字意象中去,而是看看那些意象将会激发出所有哪些共鸣,诗人要学会区分其中浅层次和深层次的部分,并最终拣选出深层次的东西。”如其所说,妙极!
格丽克诗歌外表是“小”的,小到生活中的一颦一笑,一粥一饭。但她的意蕴却是极“大”,大到生死对峙、人神交煎。她的“小”和“大”是同一样东西,好比齐达内停球和传球就是同一个动作。
格丽克还有一个特色,她常借用基督教的典故和意象,但是她有时跳出基督教理论体系,而站在其他宗教的理论体系中反证、思辨、甚至诘问基督教,这好比打造一种全新维度,也是另一种解构。(比如她的诗中曾出现“极乐世界”这样佛教体系的用语)
接下来一点多余思考:
格丽克善于从西哲、宗教神话中吸取西方文明古老深厚之传统源泉,重构当下人类生活与精神。我觉得这是种好方法。那么,中国的写作者是否也可用同样的创作方法论打造自己的新经典呢?按理说未尝不可。但是接下去有二个新问题,一、最能体现中华文明精粹的到底是什么?二,如何以现代化创新的方式说出去还能获得异质文明的共鸣、接受和认同?(因回到古代已不可能,没人能回得去)
第一个问题好解决,唐诗宋词、道家老庄……似乎也是取用不竭的。但是第二个问题不好解决,就是你创新重构以后拿出去与人交流,人家能不能产生足够共鸣?比如东南亚印度文化圈的人能否体认?中东的伊斯兰文明圈能否体认?欧美文明能否体认?(此处讨论不包含任何政治企图哈,纯粹论文学交流)这一点中华文明可能就难以具备西方文明同等级别的普世性了,换句话说,教育成本和传播成本可能会很高。如何打破这一文化瓶颈?记得以前看到学者龙应台先生所说的一句话:“所谓国际化,其实就是我用你听得懂的语言讲述我与你的不同!”我觉得所言甚是。
什么才是饱蘸中华文明精髓的新语言、却又能让世界人都能听懂、体认呢???
中国的写作者们,是否应以此为共勉目标?

书评

读这本书让我想起弗兰克尔的《活出生命的意义》

2020-11-21 23:14:13

书评

《我离开之后》,妈妈给女儿写的建议读来温暖且不乏哲理

2020-11-21 23:16: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