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thaca点评《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?》

Ithaca点评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?:银翼杀手我在电脑上看了很多遍,银翼杀手2049,我跑电影院看了三遍。依稀记得第三遍看的是晚场,最后人都走完了,我孤零零坐在空荡荡的影院大厅,感受那一瞬间的沉重,缓慢,与孤独。如

银翼杀手我在电脑上看了很多遍,银翼杀手2049,我跑电影院看了三遍。依稀记得第三遍看的是晚场,最后人都走完了,我孤零零坐在空荡荡的影院大厅,感受那一瞬间的沉重,缓慢,与孤独。
如何界定人,如何判断生命的存在与意义,当仿生人拥有了人类的思维能力,是否能被称之为人,这些都是被无数科幻电影和小说探讨过的话题。在《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》这本书里,赏金猎人里克想要把仿生人和正常人区别开来,需要做一个测试,仿生人没有移情能力,哪怕装的再像,在指标量级,反应速度上都会和真人有所不同。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人会想要一只蠢笨的不会说话的动物,无法理解为什么蜘蛛需要八条腿剪掉四条不是一样也能爬么,在重压与恐惧面前会干脆的放弃认命,而这是经过二十亿年重压进化而来的人类不会这么做的。
但问题来了,如果移情的对象也包括仿生人,那么里克赏金猎人的工作还能继续下去吗?如果像另一个赏金猎人那样奉行“先上床再开枪”的原则,那么这和他努力甄别的那些不会移情的仿生人,本质上又有什么区别?仿生人不会移情,但当他们为彼此的存在而欢呼,为伙伴的逝去而痛苦,难道真的就能把它们看作是毫无知觉虽是可被抛弃的机器?如果移情共情的对象,自始至终都是绿幕和廉价摄影棚里造出来的虚假,那么这样的体验能说得上是真实有意义的吗?
作者没有给出答复。平心而论,小说和电影是不一样的出色,但小说所包含的哲学意蕴确实更为深远,看完之后那种漫长的孤独致郁感,就仿佛智障人伊希多尔在核大战之后的废墟里感受到的寂静那样,如同潮水一样从地板的缝隙,天花板的空洞,从各个角落渗透出来,将你淹没。
PS:其实dream of在这里应该指的是想要,渴望拥有的意思。
仿生人会想要电子羊吗?
(反正我不想要

原创文章,作者:Ithaca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1xs.net/124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