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唯有深情永不负》小说(闻黛薛以舟)全章节阅读

闻黛的下巴被他一把捏住,男人的厌恶根本毫不掩饰,“你扪心自问,你这种女人配当我孩子的母亲吗?怎么,还想教出个小恶毒胚子来?”“不,别这样说我们的孩子……”闻黛虚弱地回。“闭嘴!”薛以舟满身戾气,看着女人秀美的面孔,恨得牙痒痒。薛以舟居高临下瞧着她,闻黛浑身颤抖,后知后觉明白过来,他就是想逼自己承认而已。她抖着唇开口,“我确实有孩子了,之前流产太多次,医生说我应该是最后一次怀孕。求求你让他平安地生下来,这也是你的孩子啊以舟,你…

戴文的下巴被他捏了一下,这个人的厌恶并不掩饰。“扪心自问,你这样的女人配做我孩子的母亲吗?怎么,还想教一个小恶毒的胚胎?”“不,不要这样说我们的孩子……”戴文虚弱地回答。“闭嘴!”周雪浑身是戾气,看着女人美丽的脸庞,恨得牙痒痒的。…

免费试读《只有深情永不结》第三章

周雪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戴文颤抖着,事后他明白,他只是想强迫自己承认这一点。

她抖抖嘴唇,张开了嘴。“我确实有一个孩子。我以前流产过太多次了。医生说我应该是最后一个怀孕的。请让他平安出生。这也是你的孩子,一舟。你怎么能这样对他?!”

“文松山愿意,我怎么舍得给他治病?”

戴文的下巴被他捏了一下,这个人的厌恶并不掩饰。“扪心自问,你这样的女人配做我孩子的母亲吗?怎么,还想教一个小恶毒的胚胎?”

“不,不要这样说我们的孩子……”戴文虚弱地回答。

“闭嘴!”周雪浑身是戾气,看着女人美丽的脸庞,恨得牙痒痒的。

“流产还是早产,自己选一个。明天早上医院见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

那人一脚踢开五米外地上的牌位,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。

戴文把它珍藏在怀里,擦干净,重新整理,但眼泪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。

她知道这种威胁不只是说说而已。门口已经安排了十几个保镖轮流把守。就算她侥幸跑出去了,以薛一舟的力量,就算她逃到天涯海角,也能把人找出来。

她别无选择。

到了半夜,她翻开通讯录,打来电话,“喂,是王主任吗?我是文嵩山的女儿。我想问你能不能帮我引产。”

她父亲的老同学、妇产科专家王主任在信号的另一端恳切地劝道:“你确定?才六个多月。子宫壁这么薄,而你是学医的。你要知道,它对大人和小孩都有伤害。”

“我确定,请帮帮我!”

“唉,真是罪过。那明天过来吧。”

第二天早上,薛亦舟第一次陪她,而戴文直接去了妇产科。王主任已经安排好了床位,主刀医生在手术室外等着。进去就可以开始了。

但是当她看到医生露出的眼睛时,她动不了了。

“乌鸟?”她不确定。

“是我。”对方摘下面具,脸色温和,但话语深刻。“姐姐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给你做手术,好好的,成功的。”

吴飘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。小时候家里比较困难,亲生父亲是个赌徒。因为亲戚的关系,文嵩山曾经收留过她,一起抚养她,她也频频为戴文的事情争风吃醋。

事发后,薛亦舟搞垮了文佳的公司,不让文松山去参加葬礼。有一次跪下来,央求吴蜷着身子说些好听的话来表示对过去的感情,至少让人家安息吧。

后者不仅笑而不答,甚至直接用语言嘲讽她,说文松山是短命鬼,死有余辜。即使她被埋了,也要被挖出来鞭打。

想起过去,戴文后退了一步。“不行,我不想让她给我做手术!”

吴蜷起身子,挥手唤回护士,不怀好意地凑过来,慢吞吞地说,“真该轮到风水轮流转了。令人惊讶的是,姐姐,几年前,你是人类医学的高调后起之秀,而我只是一个卑微的实习生。现在,呵呵,几年没摸过刀了吧?”

“你想要什么?”

“不太好。”吴鸟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,从静止的托盘里拿出一把擦得锃亮的剪刀,举了起来。“我只是想归还你和你的废物爸爸给我的礼物。”

礼物…

听到这句话的真正含义,戴哆嗦了一下,马上明白了:她是想害自己的孩子!

虽然还有机会,但出席的人并不多。戴文用东西撞倒了刚回来的护士,引起人们的多次抱怨。她充耳不闻,跑出了手术室。

薛一舟留在外面和下属说话,看到她贸然冲过来,剑眉一蹙。

“什么鬼?”

“我要换医生!”

“医生现在在吗?不要发疯。”

眼见说不通,戴文扑上去抱住男人的大腿,泪流满面。“我真的想换医生。主刀大夫吴鸟不怀好意,要害我!”

她可以无视自己,但不能无视自己的孩子!这是她唯一的孩子!

吴袅袅地走出来,在朱小红身边委屈屈地说,“来舟,姐姐误会了?其他擅长的医生都很忙,我好心安排时间。唉,我怎么不忘这个操作呢?”

薛一舟脸上闪过不耐烦,他一脚踢在她的心口。他的话极其冷淡。“不知道好坏的,扛给我!”

他一声令下,立刻有人控制住戴文的四肢,不管她如何挣扎尖叫,把人拖进了手术室。

麻药进入体内,渐渐模糊在我眼前,最后一个念头在我脑海里回荡:对不起,宝贝,妈妈没有保护好你…

原创文章,作者:闻黛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1xs.net/10866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