窝在小树点评《妻妾成群》

窝在小树点评妻妾成群:阅读|妻妾成群|2020019本书收录了妻妾成群和三盏灯这两篇小说。后面是一些采访和人物评论。后半部分是用听书的形式草草过了一遍,兴趣不大。看完妻妾成群顺便把电影大红灯笼

阅读|妻妾成群|2020019
本书收录了妻妾成群和三盏灯这两篇小说。后面是一些采访和人物评论。后半部分是用听书的形式草草过了一遍,兴趣不大。
看完妻妾成群顺便把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也看了。我可能不太懂电影,就内容而言,更喜欢小说里新旧交替的大背景,比如蛋糕,吹蜡烛许愿,表现女主的大学生气息,比如吸烟又掐灭,表现女主如温水煮青蛙般进入封建家庭制,反抗又无力,等等等,小说总体上会丰富一些。
文字总带给我更大的想象空间。
以下为两篇同人小文→
||
||
||
妻妾成群|同人续
新太太被迎进门的第二天,颂莲穿起了梅珊的戏服,是一套杜鹃啼血红。她并不会唱戏,但学着梅珊生前的样子走着台步,乍一看还挺像模像样。只是隔着森森林叶,再加上无声无息的动作,就让人不寒而栗。
新太太的好奇心还是战胜了恐惧,不顾丫头的劝告,向那枯井走去。
余目看到新太太轻盈的身姿,颂莲鼻尖哼出一声笑来,但并未停止水袖的拂动和绕井而走的步调。
“你是人是鬼?”
“你看我,像人还是像鬼?”颂莲举着水袖,一歪头,笑容阴冷鬼魅,“都说做人争一口气,这口气不争了,自然可以叫作鬼。”
“他们都说你疯了。”
“吃着疯药,可不就是疯子?”
她似疯非疯的样子,惹得新太太猛起一阵空虚落寞,眉目不由地转向那口古井。
颂莲道:“你要近些看么?”
新太太警觉道:“那里面有什么?”
“有你。”
新太太惊跳一声,怔怔地看着颂莲:“你要推我下去?”
但颂莲已重新走步,邪邪用京调唱了起来:“她呀,就在那口井中等着我,而我呢,我也会在那儿等着你……”
唱声中,新太太仿佛看见井口升腾起一股渺渺青烟,那青烟慢慢幻为人形,有一个妇人穿着阴黑的戏袍,隔空唱起了杜十娘……
“你,你又是谁?”她魂魄出窍般,急急寻找颂莲,却早看不见她的身影。
后来有丫头听到新太太突然神经质般霹声喊着“鬼啊,鬼”的,跑回院里来了。
||
||
||
三盏灯|同人续
扁金赶着鸭子顺河而下,一轮巨大的红日已有半张脸沉沦到了河里。扁金原本低垂的头抬了抬,眼睛突然发亮:三盏灯!
他立即挥舞着手上的竹条,顾不得乱了队形的鸭群,狂奔向前,一边跑一边喊着:“小碗,小碗。”
那是一条江中的渡船,专为两岸的人们服务。船身靠岸时,船上的小姑娘咯咯笑道:“我不是小碗,我是翠翠。”
“你是小碗,你扎着绿头巾。”
“你是傻子吗?扎绿头巾的人多得去了,难不成都是你说的小碗?”
掌舵的是个胡子花白的老者,翠翠管他叫爷爷。爷孙两相视笑了笑,又继续招呼着新上船来的过路人。
扁金的鸭子现在扭着腰身,已围绕在他身旁嘎嘎嘎地叫个不停了。
翠翠看着他措手不及的样子,乐道:“你要渡到对岸吗?你要上来可以,不过现在可没有地方让你的鸭子落脚了。”
鸭子倒是可以自己游过去,不过扁金说:“我不去对岸,我来找小碗。”
他执拗地说着,惹得一船的人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。
船身慢慢向对面划去,扁金一边顾着他的鸭子,一边时不时抬头去望那渐渐缩小的船身。
就在这时,他仿佛听到远处轰隆一声巨响。枪声,是枪声!他跳了起来,又朝对岸大喊大叫:“小碗,小碗,快跑啊,快跑啊,子弹飞过来了!”
人们笑着说傻子又在讲胡话了。不过自那天以后,扁金就不再沿河而下了,而是日日守着渡船,在他心里,那就是挂着三盏灯的渔船,就是小碗的渔船。
最终,这个村子里的人也同昔日扁金的村庄一样,开始陆陆续续打包行礼,准备躲避战争了。
“小碗,你们快跟我一起去躲躲。”扁金劝着爷孙俩。
但翠翠摇着头:“爷爷说了,得站好最后一班岗。”
爷爷让翠翠跟村民一起先走,可翠翠不愿,说要陪着爷爷,于是扁金也不走了,留下来守着他们。
战火如约而至,扁金对一切枪声、炮声、甚至士兵脚落地面的声音都异常敏感,最终,为了翠翠挡下了一颗子弹。
他满身是血,却没有感到疼痛,翠翠抱着他哭得厉害:“傻子,你真是个傻子!”
扁金却在笑,他一脸的轻松:“小碗,小碗,我身上有好多好多的子弹,我好痛好痛,不过现在子弹都跑掉了,没了。我再也不会痛了……”
他目光望向岸边的渡船,渡船上奇迹般地亮起了三盏灯。
灯下隐隐约约有一个老者的身影,就是他在努力用竹竿挑举着那三盏灯。
2020.10.27

原创文章,作者:窝在小树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1xs.net/1004.html